NBA

高四神话还能演多久高中禁办复读班调查

2019-09-12 18:53: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高四神话”还能演多久? 高中禁办复读班调查

调查“复读名校”及其背后成形的“复读经济”

今年8月初,教育部部长周济明确提出,明年起全国所有公办高中禁止办复读班、招收高三复读生。他指出,公办高中办复读班,是利用国家资源收费,不利于教育公平。短短几句话,在上掀起轩然大波。

在江西临川,有两所声名显赫的高考传奇中学——今年高考,当地临川一中和临川二中分别有38名、12名考生成功考上了北大、清华,占这两所高校在江西省录取总数的三分之一。最引人注目的是,在临川一中考上清华的38名考生中,20名为复读生;让人惊叹的则是其超常的招生量,临川一中今年高三计划招收52个班,其中20个是复读班。

一旦明年禁令正式实施,对于以复读创造“高考神话”的公办中学意味着什么?对无数“复读经济”已成形的地区又意味着什么?展开了实地调查。

在临川一中门外,复读广告密密麻麻。

在江西临川一中门口,彪炳“战绩”引人注目。

广州市某复读学校每天都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咨询、报名。

文/图 曾向荣(除署名外)

今年高考,抚州的理科生林翔考了600多分,这超过了江西省理科一本571分的分数线。如果他愿意,有机会被省内的一所重点高校录取,并可以任选专业。但经过认真考虑,林翔最终选择了复读。“现在就业形势很严峻,非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找工作很困难。”林翔这样向解释。

“复读名校”战绩彪炳

他的家在抚州市南城县,距抚州市临川区上顿渡镇有1个多小时的车程。林翔原本就读于南城的一所中学。在复读前,老师希望他能留在母校复读,但上顿渡镇对他的吸引力实在难以抗拒。

尽管经济并不发达,但上顿渡这个小镇因其不断创造的“高考神话”闻名于世,重点中学临川一中和临川二中同处于此,两校相距不过数百米。

最为吸引林翔的,是近年来这两所学校的一连串高考“战绩”:在今年高考中,临川一中和临川二中分别有38名、12名考生成功考上了北大清华,这几乎占了这两所大学在江西省录取总数的三分之一。

在过去三年里,临川一中分别有24人、14人、12人考取北大清华。临川二中也不甘示弱,2005年有5人被北大、清华录取,2006年有10人被北大、清华录取。

高考分数高复读全免费

由于高考分数较高,到临川一中复读的林翔享有其他复读生不具有的优厚待遇:免除学杂费,免费提供教材。他希望在这里即将开始的“高四”训练,能成为实现人生梦想的跳板,目标是北京大学。

林翔喜欢到校门口走一走,“希望来这里激励自己”。在学校的大门上方,醒目的条幅上写着:“热烈祝贺我校2007年高考38人录取清华、北大,3人录取香港、新加坡院校。”几块近两米高的宣传板,被立在刚进校门口的地方,上面写满了考上大学学生的名字。

在红色宣传板前,林翔用手指了指“刘梦羽”“刘思羽”的名字,告诉:“她们是我的老乡。”

同样来自南城县的刘梦羽和刘思羽是一对孪生姐妹,同为应届毕业生的两姐妹分别以672分和668分的高分双双被北京大学录取。这个消息,在当地成为人们街谈巷议的焦点话题。

一位三轮车夫告诉,因为登过报纸,这件事情他“觉得很传奇”。

传奇般的考试故事在当地口口相传。临川一中不仅仅在本校宣传,还以广告的形式把考上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学生名字登在了《抚州》、《江西》上,甚至还配发了每个人的照片。

“一个学校38人上清华、北大,这刷新了江西高考的新纪录。在北京之外,可能只有个别中学能破这个纪录了。”临川一中校办副主任饶礼喜感叹说。

在饶礼喜的办公室里,放满了用红色快件袋装好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让原本就狭小的办公室显得有些拥挤。

复读生是冲北大清华王牌

传奇每年都在上演,演绎者是一批批复读生。在采访中,临川一中和临川二中的老师都对表示:“一些复读生很厉害。”无论是一中还是二中,都在应届生和复读生设立了“0班”——这些“0班”的学生,被当地人视为两校冲击北大清华的王牌。

一位名叫朱文奇的考生让饶礼喜印象深刻。饶礼喜介绍说,2006年,在临川一中复读的文科考生朱文奇以640分的成绩被香港中文大学相中,并获得50万港元的全额奖学金。

此前,朱文奇就读于江西九江一所中学。但由于临场经验不足,没有发挥出正常水平,结果只考了565分。她觉得离自己理想的大学目标仍远,于是到临川一中走上了艰辛的复读之路。在学校的宣传板上,找到了朱文奇的名字。

饶礼喜告诉,在今年考取北大清华的38名学生中,有20人是复读生。对于该校考上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学生,临川一中给予每人1万元的奖励。

为了吸引优秀的生源,两所学校对前来复读的高分考生都不收取学杂费,并且免费提供教材。“对今年高考上了二本线的复读生,我们不收学费。”饶礼喜说。

此外,两校还在各自的站上列出了部分复读学生两次高考成绩的对照表,以说明他们进步之大。

在临川一中校门口和校园内,张贴着一些招收复读生的小广告,上面注明对分数的要求,以及班主任老师的姓名及联系。在临川一中校门口,有老师摆着一张小桌子,接受复读生的咨询和报名。

对此,饶礼喜认为,老师们是希望能多招到一些好学生。

全国“留学”高三开50个班

临川的高考神话吸引着全国各地的学子,北至哈尔滨、北京,南到珠海、深圳,而省内各地学生更是络绎不绝。据估算,目前,在上顿渡这个小镇“留学”的外地学生已近一万名。

临川二中副校长熊福生说,“高中部的外地学生尤其多,比例接近三分之二。”而根据临川一中校办的说法,该校外地学生大约有5000人。

在临川一中学生林翔认识的高三学生中,有北京的,有新疆的,来自江西省内其他地区的学生更多。“现在跟同学交流,临川方言行不通了,要用普通话才行。”

在临川二中副校长办公室,短短20分钟内,就有近10位家长前来帮他们的孩子办理复读手续。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手上还拿着各路领导批字的纸条。

“虽然复读班就快开课了,但拿领导条子来要求就读的学生家长还是很多。再晚一点来,就没位子了。”饶礼喜说。

据其介绍,临川一中今年计划开设20个复读班,而应届班有32个。同样,临川二中也有着庞大的招生计划,高三年级共50个班。“现在担子很大,付出的精力很多。”饶礼喜说。

供不应求挤占当地资源?

由于不断扩招,临川一中和临川二中的在读学生数量都已经超过1万人。“每天放学后,校门口都是黑压压的人群,我真担心马路被压坏了。”当地一位学生家长这样形容放学时“盛况”。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两所学校的老校区都已经满足不了扩招的需要。在距离老校区1公里的临川大道一侧,占地588亩,投资1.5亿元的临川一中新校区正在建设之中。“我们计划明年迁入高一年级。”饶礼喜表示。

在临川二中老校区南侧,一个用地面积293亩、投资1.263亿的临川二中新校区也在建设之中。

尽管留学潮对当地经济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围绕外地考生“留学”临川的现象,当地人也存在两种观点的碰撞:一种观点认为,外来的学生挤占了临川几所名校的优质教育资源,损害了当地学生的利益;而另一种观点认为,临川的学校对外开放了优质的应试资源,而外地的家长和学生则需要这种资源。

有的家长还跟抱怨,与中学“学生苦读、教师苦教、家长苦育、领导苦抓”相比,当地小学的一些老师则显得有些随意。虽然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设立了英语课,但一年来英语老师经常换,有的英语老师经常不来上课,“可能他去忙自己的培训班了”。“期末考试时,英语70分满分的卷子,班里80多名学生,考十几分、二十几分的学生一大把。”

复读经济火 烧水卖也旺

伴随着“留学潮”,一支浩浩荡荡的陪读大军涌现在小小的上顿渡镇。望子成龙心情迫切的家长为了让孩子到临川上学,甚至不惜迁居。在临川一中学校附近和校园内,房屋出租广告四处可见。

房价随着日益增多的外来需求直线上升。校门口一位招租的房东说,三四年前带一个学生包吃包住包洗衣服,每个月两三百元,如今已涨到了六七百元。而校外一套两房两厅的房子,几年前每月租金只要五六百元,如今已经翻倍了。与外面的房子相比,校内教师住房的租金贵上更多。

上涨的不仅是租金,还有房价。在临川一中在建的新校区附近,一家房地产商打起了“学府”的招牌,他们认为最吸引人的广告是:“与名校为邻”。

一位售楼小姐告诉,不愁这房子不好卖,现在每平方米已经卖到2400元,“涨到2800元/平方米肯定没问题,因为临川一中很快就搬过来”。

市场背后是90亿元诱惑

和房价一样上涨的,还有周边商铺店面的租金,经常供不应求。上顿渡镇上的饭馆、吧等设施在几年间迅速增加。三轮车夫的生意更好,农贸市场卖菜的小贩也盼望着暑假尽快结束,因为每当学校放假,菜市场就冷清得多。

在临川一中这些名校的周围,烧开水卖也成了一个供需兴旺的产业。

当地一位居民如此评价:“如果没有这两所学校,上顿渡镇就完了。”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这样分析复读市场背后的诱惑:以各地高考报名人数中约30%为复读生计,2007年全国1010万名考生中约有复读生300万人,由于各校依据复读生上年高考成绩收费,标准不一。以平均每人3000元计算,这一市场总额大约为90亿元。如果再考虑到生活及教学资料等方面的费用,这一总额将会更大。

拟复读考生家长更紧张

了解到,在临川区,绝大部分优秀的教师资源都集中在公办高中。一旦公办高中被禁止开办复读班,这意味着有着相当大数量的复读生群体无法享受这部分资源。

因此,在禁令被又一次重申之后,对此感到紧张的,不是那些开办复读班的公办高中,而是那些打算复读的学生及其家长。

在临川一中采访时,高二学生范波告诉:“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教育资源不能只分配给应届学生,它不是应届生的福利。”范波表示,如果以后没有考上心目中的大学,他也会考虑复读一年。

而学生家长则对民办学校的教学质量忧心忡忡。当地只有少数几家民办中学,其实力与临川一中、临川二中不可同日而语。在采访中,一位来自江西吉安的家长毫不掩饰他对民办学校的不信任:“公办的信誉度更高,质量更有保障。而民办机构说倒闭就倒闭了,风险太大。我可不敢让孩子冒这个险。”

“复读潮”暗增高中学制

对于复读市场的不断扩大,一位在中学任教多年的教师认为:“如今的复读生制度导致每年都有相当比例的应届生不能在当年被高校录取,只能沦为下一届的复读生,并形成恶性循环。这无形中增加了我国高中的学制,造成教育资源的浪费。”

禁令发布之后,刚来临川复读的赣州考生邓和林感到左右为难。去年,他在赣州读高三时还是一位应届生。在过去一年中,邓和林深切感受到了复读生对他造成的冲击:“用公办中学的师资来办复读班,是对应届生的不公平,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应届生成了受害者。复读生每年要抢掉近一半二本以上的录取指标。如果不是有这么多复读班,很多应届生当年就可以考上二本。”

在邓和林看来,复读生与应届生一同参加高考,录取标准又一样,这对应届生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然而,如果今年就开始实施禁令,需要复读的邓和林就只能选择民办中学了,而对于民办中学,邓和林实在不敢将自己的大学梦想轻易托付给它们。鉴于自己如此尴尬的身份,对于这道又一次重申的禁令,邓和林不知道该叫好还是反对。

禁令难以真正推行?

有人则对禁令的推行效果提出怀疑。“自2002年教育部就下了禁办的通知,又有几所学校禁办呢?各地公办学校高考复读班照旧办得如火如荼。而今教育部又重申此禁令,也是干吆喝而已,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中学教师章文权表示。

章文权认为,问题关键在于,复读生不应进入公办高中的评价体系。复读生的高考成绩不算入学校的升学率,此外,复读生单独报名,不参加公办中学的报名。

在章文权看来,取消公立中学办复读班,私立中学的复读班就会如雨后春笋般的成长起来。“复读费用会大幅度的提高,那样是否就公平了?公立中学明着不办暗着办,公立中学的复读班实际上就取消不了。”

章文权的忧虑并非没有依据。据报道,在全国很多地方,更多的公办高中是以分校、挂靠等名义举办复读班的。以北京为例,几乎所有公办高中开办的复读班,均挂在学校的培训中心名下,复读班本身是民办性质,但一般都带有公办学校的名称。校址设在本校外,师资主要是本校教师、外聘教师,以及本校和外校的退休教师。这些学校自称教师、校舍都是租用,因此办复读“没占国家资源”。

民校实力不够或“借壳”

对于教育部部长周济发布、可能于明年实施的禁令,临川一中校办副主任饶礼喜表示,“我们会等等看,静观其变。”在他看来,临川的民办学校很少,而且也不具备和公办学校竞争的实力。

他说,一旦复读生只能到民办学校就读,学生的开销肯定会增加,花费更多,“因为民办学校是以赢利为目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教师表示,其实,公办高中禁办复读班的禁令早在2002年就已存在。在当年下发的《教育部关于加强基础教育办学管理若干问题的通知》中,教育部明确提出,为扩大普通高中招生规模,从2002年秋季开学起,各地公办高中不得占用学校正常的教育资源举办高中毕业生复读班,也不得招收高中毕业生插班复读。

“但事实上,很多地方都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很多家长和学生只信赖公办学校,民办学校的师资力量比公办学校相差一大截。”这位教师表示。即使禁令必须实施,复读班也能够以“借壳”的形式出现。

他分析说,复读生数量不断膨胀的背后是利益的驱动。在这些复读生中,虽然那些高分学生可免收学杂费,但一些低分的复读考生要交纳少则数百、多则上万元的补习费用。

在储朝晖看来,行政措施作为手段之一可以采用,但仅靠行政措施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不从用人机制上解决问题,高考复读就很难得到根本的解决。

还有专家指出,在复读现象背后,是更为拥挤的高考独木桥和愈显稀有的优质教育资源。

毫无疑问,解决这些问题,都需要时间。

宝宝低烧不退怎么办
汉森四磨汤治疗便秘管用么
小孩积食吃什么药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功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