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穿越者救助协会 第两百三十八章 吓唬戈本

2020-01-16 14:30: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穿越者救助协会 第两百三十八章 吓唬戈本

戈本并不只是一艘英雄舰,拥有如今的地位是在战场上冲杀得来的,同时也见证了一段历史。就算是在没有任何力量的普通世界,如此出来的人物哪怕一举一动也会不同凡响。更何况她担任中央学院副校长也有多年,平时也只有总督才能指挥得动她,也算是身居高位。

如今,她恼怒于孙悟凡擅自搞了个大,又被小看,真是佛也有气。这样的情况下,她所爆发出来的气势令现场的气氛凝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嗯,尴尬的气氛。

戈本憋红着脸,她都这个年纪了竟然还会感到尴尬?主要还是孙悟凡的眼神啊,他的舰娘无视她的气势还在其次,就是......

老、老娘的气势连驱逐舰都吓不着吗!!?

“姐姐,要吃吗?”

贴心棉袄M1递过来一块糖果,虽然这是戈本提供的。

“嗯,谢谢......”

含着糖——连同泪一起,戈本重新坐好。

气势?那种东西早就一泄如注了。

“说起来,你已经活了很久了吧?”

“干、干啥?是想要耻笑我刚才不自量力在你们面前释放气势吗!?”

“不,我是在认真探讨你们舰娘的情况。我所见到的,无论是你还是长门,都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件人类的附属品来看待。一般人活了这么久,起码也是个人精了,但你身居高位却还是如此天真。有想过是为什么吗?”

“什么呀?结果还是要嘲笑我吗!?”

“不,就是因为你们把自己物化的想法,导致对你们自身的成长造成了阻碍。才会让你就算从前线退下来这么多年,和人类共事这么久都学不来人类的精明。那个深海化的俾斯麦也一样,明明身为英雄舰,可以有很多方法去处理当时的情况,却傻乎乎的被人算计。”

“你说得太简单了!事情怎么可能......”

“以你的智商,你确定自己适合谈这些吗?就在刚才,明明连我们的实力都还没搞清楚,就想要用气势吓唬我们,这么鲁莽的举动可不像是活了这么多年的正常人。”

“什么呀!?结果还是因为刚才的事变着法子来嘲笑我!?”

“嗯,没错。”

“结果还承认了!!?”

难以置信,这到底是什么人啊,一点也没有尊重老人的想法吗!?

砰!

戈本重重一拳捶到桌子上......其实很轻了,不然桌子早就碎了,不过以一般人的听力来说,这响声却是当得上“重”字。

“孙悟凡!就算我智商低也好,我从你的语气中可是听得出来,你并不把中央大陆放在眼里!”

“哼,你们有什么值得我放在眼里的吗?”

“实力!”戈本严肃地盯着孙悟凡的眼睛:“中央大陆的实力,你确定看得清楚了吗?自以为可以对抗,结果却是以卵击石的话,被你嘲笑智商低的我可是要笑掉大牙的!”

“这句话我来问你如何?你确定你看到我的实力了吗?为何要认定我收拾不了整个中央大陆?”

额......这还需要问吗?一个人怎么可能对抗得了整个人类?

戈本并没有说出来,因为这完全是主观认定......虽然以常理来说就是那样,但确实是不知道孙悟凡的具体实力啊。

“既然你问我能不能看清中央大陆的实力,那我就换一个说法吧。”

孙悟凡拿起一个空杯,又打开旁边放着的一盒茶叶,随手取了三片放到杯子里。

“来吧,你能看得到里面有多少茶叶吗?”

“......三片。”

你丫的把我当傻瓜吗......然而戈本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

“那么,如果这些茶叶问你:你能不能看清里面有什么东西,你会是什么表情呢?”

“可笑......你说我是井底之蛙!!?”

咚!

戈本又锤了一下桌子,这一回出现了蛛般的裂纹。

孙悟凡看也不看那些裂纹,咧嘴一笑:“没错。”

“又是这么干脆!?你能不能委婉一点!?”

“呵,这么说,你承认自己是井底之蛙了?”

“放屁!究竟谁是井底之蛙......你就这么肯定吗!?说不定,在井底的是你!”

“那是不可能的,井底之蛙不知道自己只是在一口井内,连自己的井底有多少苔藓都不知道,更不可能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但是外边的人就不一样了,外边的人可以准确地认识到这只是一口井而已,只要探头向下一看,里面有什么不就一清二楚了吗?你们这口井,也是浅得很呢。”

“小心淹死你!!”戈本毫不示弱。

“哈哈,淹不死我,大不了......我把整口井都拆了。”

这个眼神......他是认真的!?

戈本心脏砰砰直跳,把这口井拆掉的意思不就是......要毁灭这个世界吗?这么荒唐的话,搭配孙悟凡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却是那么的有真实感——戈本作为资深舰娘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真的有这个本事。

但是,理智又告诉她,这绝不可能!!

嘶......

戈本微微吸了一口气,再微微一叹:“好吧,我不跟你扯皮了。说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开始我就说了啊。”

“就为了一个深海?不管她之前多么可怜,她现在应该是你的敌人才对!!”戈本厉声说道。

“她已经死了。”

诶?

死......生前是英雄舰的深海死了?就算只是刚刚转化,那也应该远超一般栖姬级别的深海,就这样被干掉了吗!?

戈本惊讶地看着孙悟凡,难怪他如此嚣张,的确是有嚣张的本钱。

“所以,那些事是她临死前告诉你的吗?就算她还有生前的记忆,但依然是敌人,你确保她不会说谎吗?深海诅咒对舰娘的腐蚀,远超你的想象!!”

孙悟凡笑而不语,难道要告诉她是从深海猫的记忆中读取的吗?而且也别忘了,他还有占星术这一类技能,是真是假还不容易判断吗?

戈本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也就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缠:“算了,这个问题就留给该烦恼的人去烦恼吧。我的任务,只要安排好你在这边的行程就可以了。你要调查也无所谓,但至少做好约定的工作!”

“放心,如果安排好交流会,我就会好好教的。”

“是互相学习!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底牌,但最好还是好好学习一下理论知识吧——如果现在还有老师肯教你的话!”

说完,戈本气呼呼地离开了,孙悟凡等人的住所她早就安排好了。现在,自己去找着路去吧。

之后,戈本也和学院的管理层开了一个短会。

“不行!不能让他在这里放肆,把他赶出去!!”教务主任叫嚣着。

戈本:“这是总督的安排,还没开始就结束,你想要去挨骂吗?”

教务主任:“......”

这时,一名老师说道:“难道就这样让他在这里乱来吗?”

“是啊,一来就在台上胡言乱语,说得好像我们中央学院就是犯人一样,让他继续留在这边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

戈本:“他还没有说到那种程度吧?你们不要听风就是雨,别人还没说到就脑补成指着鼻尖痛骂了。教务主任姑且不论,他也只是对公孙老师语气重了一点,并没有针对我们中央学院......你认为呢,公孙老师?”

“嗯......老夫倒是不在意这件事,只是他闹的这么一出,我担心会影响到学院里的风气啊!”

“是啊,刚才我就已经听学生议论此事,竟然说要去调查......我们是提督学院,不是侦探学院啊!”

戈本:“嗯,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我们这里可不止是提督学院哦,还是舰娘学院呢。”

“......是,您说得对。”

“我看啊,他还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以为有了一点小成绩就能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他不是说擅长实战么,戈本副院长就带队和他来一场实战演习吧,教训教训他!”

戈本:“还是算了吧,我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穿过舰装了,都不知道怎么航行了!”

“副院长您还是太谦虚了,您可是英雄舰,绝对能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是啊、是啊,还是得给他一个教训才行!”

“我说你们啊,副院长也说得没错,他其实并没有怎么针对我们中央学院啊!他要调查就让他调查呗,我们这里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就是查一下英雄舰的去向吗?”

“此言差矣,英雄舰的安排本来就是机密,怎么能随便让人知道呢?而且我们中央学院虽然不算什么军事机构,但也不能来一个人说查就查啊......当我们是什么呢?他又算什么!?”

“嗯......我觉得,那个英雄舰的情报主动给他得了。不就是曾经在这边任职过的老师嘛,什么时候到我们这边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这点情报也不是什么机密。”

“不不不,怎么能这么说呢......”

一时间,两种声音并存,但又算是。其中一股当然是当年那场阴谋中牵涉其、或多或少擦点边的,另外一股就是和孙悟凡一样真心想要调查真相的——英雄舰怎么能不明不白就沉没了呢?当然,他们也不是信了孙悟凡的话,而是认为事关重大还是得调查清楚为好。剩下的一股,那就是不明真相、认为孙悟凡侮辱了中央学院,想要出口气的无关蠢货了。

会议由戈本主持,但谈论陷入了僵局,并没能得出一个结果。最后戈本一力压了下来,暂且按照原定计划开展交流活动。只不过在教务主任和公孙老师的阻碍下,提督这边的交流只能暂停了。提督方面的老师大多不肯去和孙悟凡交流,也不想让孙悟凡接触提督学员。

至于舰娘那边,本来就是戈本负责管理的,舰娘自身自然也会支持孙悟凡去调查,所以也并没有什么障碍。只不过舰娘方面的交流当然只能由舰娘来了,不然孙悟凡去教舰娘怎么开炮吗?

戈本之后把会议结果告诉了孙悟凡。

“这不是挺好的吗?我也乐得轻松,去做我的私事。你们,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听戈本的安排啊,就跟这里的舰娘们好好玩一下就行了!”

戈本眉头一皱:“是交流,我都说过好多次......”

“啊哈哈哈!”苏赫巴托尔一个跳跃踩到桌子上,背对戈本面对孙悟凡,叉着腰:“本大人一定会让那些杂修知道,谁才是这里的老大!!”

这里的老大怎么也轮不到你吧......戈本捂脸,孙悟凡干嘛让补给舰也一起过来啊。

虽然每个舰种都派一艘过来,立意是很好,但补给舰真的不需要教什么啊。虽然舰装空间很大,可以塞进许多补给,一起远征的话有一定的作用。但没有战斗力,需要分心照顾,效率不一定能提高多少。现代战术理论讲究的是联防,一个镇守府到另一个镇守府的距离并不算太远,远征补给这一个功能利用得不多。偏偏补给舰这个舰种的舰娘异常稀少,对百分之九十九的提督来说,有没有都没有区别。

而且,这一个补给舰是不是太嚣张了?比孙悟凡还要嚣张,动不动就本大人,然后鄙视一番,就不知道自己其实是那么的柔弱,一碰就倒?

“我说......”戈本瞪向孙悟凡:“你就这样宠着她吗?你那边那么危险,要是自我认识不足贸然跑出去的话,可是会沉的哦!”

嗯?沉?是说本大人会被击沉吗!?

区区杂修,竟敢小看本大人!?

就在苏赫巴托尔愤怒地转身的时候,孙悟凡将她抱了下来。

“啊......将军,不要啦......”

苏赫巴托尔乖乖地缩在孙悟凡怀里,享受着他的抚摸(当然是脑袋了,不然还能是什么,你们不要随便就黄了),却不知道自己差点没吓到戈本。

戈本:......刚才是什么情况!?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苏赫巴托尔的气势泄露出了一点,却差点没把戈本吓到......还好只是一瞬间,短到让她怀疑是不是自己被今天的事情弄晕头了。

(我也真是......只是补给舰而已,再强又能怎么样?居然会认为她是一名强者......是被孙悟凡之前的那一番话影响到了?)

孙悟凡之前说的话太能吓唬人了,戈本到现在都是将信将疑——孙悟凡真的是来自井外的世界?实力真的强大到足以挑战中央大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版更新最快址:m.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的电话
成医附院咨询电话
卵巢早衰能治愈吗
合肥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汕头割包皮包茎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