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下跪的德国总理们直面历史勇于承担历史罪责

2019-11-09 17:43: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下跪的德国总理们:直面历史,勇于承担历史罪责

  世人都知道60年前发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以德国1939年9月1日向波兰发起“闪电战”为起始标志的。在这场由德、意、日法西斯发动的空前规模的战争中,先后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加,有20多亿人口卷入,给世界人民造成空前的浩劫和灾难。远的不说,光我国在8年抗战中,就有3500万人伤亡,损失6000亿美元的财富。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德国的希特勒、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和日本的东条英机,已经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当事国如今是如何看待这场战争的呢?1970年12月7日,波兰首都华沙银装素裹,寒气逼人。来访的联邦德国(时称西德)总理勃兰特向无名烈士碑献完花圈后,默默无言走到一旁的犹太殉难者纪念碑,突然双膝着地,跪在纪念碑前湿漉漉的冰冷的大理石上!勃兰特这一超出礼仪的惊人之举,感动了成千上万的波兰人,使在场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外交官和无不动容。勃兰特青年时期就从事反纳粹斗争,被迫流亡到国外,作为一名反法西斯老战士,可以说他同纳粹德国没有任何瓜葛,面对这些被纳粹党卫队杀害的600万犹太苦难亡灵,勃兰特良心上没有任何负担。但是他没有回避自己作为联邦德国总理的历史,当时他说了这样一句名言:这是“替所有必需这样做而没有跪下的人下跪”!

  勃兰特下跪之举尤其震撼了德国人的心灵。当时的民意调查显示,80%的德国人认为用这种方式更能充分表达德意志民族集体悔罪的诚意,此举也赢得了波兰人和全世界的理解和信任。1971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这位下跪的总理。无独有偶,1995年6月,统一东西德的历史大功臣科尔总理在访问以色列时,再次跪在以色列的二战犹太死难者纪念碑前。

  “清算过去”、“永远不再由德国发动战争”,是德国战后最常见的政治口号。上至国家元首,下至普通百姓,对德国历史上曾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罪行都有深切认识,他们对受害国人民怀有一种深重的历史负罪感。德国的主流社会、朝野主要政党,特别是政府政要,在对待战争罪责的立场和态度上始终如一。他们敢于直面历史,勇于承担历史罪责,利用一切机会向受害国人民认罪,并以实际行动清算过去,赢得了过去受害国政府和人民的谅解和信任。

  1949年12月7日,联邦德国第一位总统特奥多尔·豪斯在一次集会上谈到纳粹对犹太人的罪行时说:“这段历史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全体德国人的耻辱。”

  1985年5月8日,联邦总统魏茨泽克在二战结束40周年的纪念活动上说:“我们德国人醒悟到,历史问题是无法超越的,是难以洗刷掉的,也是不能回避的。无论我们大家有罪与否,也无论我们是老是少,都不得不接受历史,我们大家都受到历史后果的牵连,都要对历史承担。”

  1994年8月1日,统一后的德国总统赫尔佐克在波兰纪念反法西斯起义纪念大会上,再次向波兰人民谢罪。他说:“我在华沙起义的战士和战争受害者面前低下我的头,我请求你们宽恕德国人给你们造成的痛苦。”1998年11月,赫尔佐克在纪念犹太人惨遭纳粹屠杀和迫害的大会上指出:“60年前,对犹太人的屠杀是德国历史上最恶劣、最无耻的事件,国家本身成了有组织犯罪的凶手。”

  1995年8月,德国总理科尔出席了在莫斯科举行的纪念战胜纳粹德国50周年的活动。他在致词时也表示:“我向死难者你们请求宽恕。我们在莫斯科缅怀遭受过希特勒造成的种种灾难的俄罗斯人以及前苏联其他民族的人。”

  德国基督教委员会在战后初期也不回避德国人特有的心理负担问题。斯图加特教区的主教说:“我们给世界人民和国家带来了无穷的灾难……我们谴责自己。我们没有更大勇敢地承认过错……现在我们要改弦易辙,重新开始……在一个民族的生命中可能会出现这样的阶段,在这一阶段中,赎罪是惟一可能的态度,从而也是这个民族的历史行为。”

  德国人不仅下跪忏悔,而且给予物质赔偿。联邦德国第一位总理阿登纳在1951年9月27日发表的一项政府声明中表示:“新的德意志国家及其公民只有感到对犹太民族犯下了罪行,并且有义务作出物质赔偿时,我们才算令人信服地与纳粹的罪恶一刀两断了。”从第一任总理阿登纳开始至今,德国已向以色列、波兰、法国、希腊、俄罗斯等支付了711亿马克二战赔款。

  光物质赔偿还不够,1994年德国以法律形式规定:凡喊纳粹口号、打纳粹旗帜和佩戴纳粹标志均属违法,都要给予刑事处罚。德国在战争罪责问题上坦诚和自觉的反省态度,赢得了世人的理解和信任,为它在战后融入国际社会,在国际舞台发挥更大作用创造了必要的前提条件。

  反观日本对战争的冥顽态度,与德国差距何止十万八千里!

  由于第三次国内战争(解放战争)原因,国民党政府没有向日本派出占领军,国共政府先后放弃对日本战争赔款要求。但我们的诚意举动是否感动了这个“一衣带水”的近邻呢?没有。

  1972年日本田中角荣首相访华时,称“过去日本给中国人民带来了麻烦”,仅仅只是“麻烦”?!当场遭周恩来总理棒喝,田中唯唯,不得不改口。日本不仅至今未对中国支付过一分钱的战争赔款,日本的法院竟判南京大屠杀(一次就杀我30万放下武器的军人和无辜平民)为证据不足,日本的历史教科书至今仍将日本侵略亚洲写成“进入”亚洲,是日本军队将亚洲国家从白人的统治下解放出来的“圣战”,称朝鲜、中国的慰安妇是“自愿献身”,把对中国的血腥洗劫写成“日本军人在中国的土地上和中国军人打仗”,把太平洋战争结束写成“大东亚圣战终战”。这种死不认罪的岛国文化心态,能不令人愤慨吗?

娱乐
季节养生
通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