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满洲国时期中国人不准吃大米抓住就被定罪

2019-11-10 22:25: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满洲国时期中国人不准吃大米 抓住就被定罪

  又是一年 九一八 。东北之殇,民族之痛。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也许从童年记事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有一个叫日本的地方和一群日本人。

  小时候生活在爷爷奶奶家,记得总是骑在爷爷脖梗上吃着爷爷给大孙子买的 炸馍熘狗 ,或缠在爷爷的膝前磨着爷爷讲故事。

  爷爷祖籍山东胶南王台村(属原山东省胶南市,现青岛市的黄岛区),早年从山东老家闯关东,一路向北,爷爷打过长工,当过苦力,贩夫走卒,不一而足,最后走到黑龙江的鹤岗市落脚。小时候的我曾问过爷爷: 山东老家不好吗?为什么非要逃荒闯关东呢? 爷爷回答: 孩子,不是没吃的,地瓜、花生还是有的,而是没有烧的,经常要把海边的沫子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捞上岸,晾干后当烧柴! 那时的我,实在也搞不太懂,旧中国怎么不是没吃的,就是没烧的?

  在东北落脚后,安定下来的爷爷最后从事的职业应该是半工半农性质,一边养牛种地,一边 拴车拉脚 ,用时下的话讲,爷爷从事的是 交通运输物流业 。 问题就出现在这个 交通运输物流业 上了。 满洲国 时期,日本人出台了《米谷管理法》,把稻子、小麦、大豆划定为甲类粮。甲类粮专供日本人,中国人不准吃,中国人吃甲类粮就是犯罪,谁要是拥有、食用甲类粮食,抓住就定罪严惩。有一年冬天,爷爷到距住处60多里地的产粮地鹤立县 拉脚 ,利用这样的便利条件在车箱的底部夹带了一袋子大米,大米在回来的路上被日本宪兵搜出,爷爷被投进了日本人的大牢! 所幸爷爷的邻居有一位李姓中学校长,最后李校长出面作保,饱受折磨的爷爷才被放了出来。听爷爷讲,在 满洲国 时期,校长是非常有社会地位的, 国高 的学生就可以打警察,既不犯法,也不犯罪,纯属警察该打;小时候也听老人们拿这样的事例说明日本人对教育的重视,由此也更可见校长的影响力。九死一生的爷爷出狱后,和亲友们讲述监狱里的遭遇,其中最难以忍受的是不给水喝,爷爷和关在一些起的犯人们只能在冰冻的牢房里抠地上的尿冰充饥解渴! 有了隔代人之后,爷爷经常把这段 经济犯罪 的经历当成故事讲给我们听。爷爷是我童年最亲近的亲人,日本人让我爷爷蹲大牢不说,居然还让我爷爷吃尿冰 童年的我在心里对日本人的感觉就可想而知了。 大概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爸爸所在的单位要组织人去参加一个忆苦思甜活动,参观远离市区的东山万人坑。我哭闹着非要参加不可,爸爸最后带上了我,我可能是当时参观现场的几千人当中的唯一一个未成年人。在距离万人坑约一里地的时候,所有人都得把鞋脱掉,好像是要体验体验当年煤矿工人们的苦难,然后再光脚走进展区。半山腰的万人坑,绝大多数都是日伪统治时期挖煤矿工的尸骨,一些尸骨还有名有姓,有的尸骨还带着穿透前胸锁骨的铁线。这些人或因疾病、劳累、反抗、逃亡等原因,病死、累死,或被打死后扔进了万人坑,有的在气息尚存时就被日本人扔到万人坑里让野狗吃掉。日本人是早已人去楼空了,只能揪出几个健在的当年煤矿的大把头(日本矿主的工头)来赔罪。这些老把头们被反绑着跪在万人坑的边缘,胸前挂着写着姓名的大牌子 群情激愤的场面和那白骨累累的万人坑,令年幼的我毛骨悚然。 大学生活四年是在南京度过的,此时我对日寇南京大屠杀也有了一些了解。血染的长江,塞满航道的尸体,杀人比赛、掳掠强奸 和三十多万死难的同胞相比,我那当过亡国奴的爷爷还是幸运的,至少还留下一条命。 1983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在哈尔滨城南的一家工厂,工厂就是在日本侵华关东军731细菌部队的遗址上建成的。我参加工作那时,工厂周边尚存好多731细菌部队的残缺遗迹,除731细菌部队的焚尸炉等一些遗迹外,较为完整的是军官宿舍。直到参加工作的这段时间,我才较为完整地了解了日本侵略者在侵略中国时期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鸡鸣狗盗的情报收集,无中生有的开战借口,不宣而战的突然袭击,惨绝人寰的生命虐杀,掳掠奸淫的禽兽行为 都是人类历史前所未有的。 当时的中日早已实现了关系正常化,我们的企业正在引进、试制日本铃木公司的微型汽车发动机。自那以后,日本的图纸、日本的工艺、日本的设备,甚至连日本人都逐渐走进了我的工作当中。

民生娱乐
潮流饰家
德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