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最强保镖 第392章-女人和女孩

2020-02-14 09:45: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保镖 第392章:女人和女孩

赶到郁金香庄园来接到了提着行礼的叶青瓷,何洛急忙上去帮忙将行礼放到后备箱里去。

“直接到天南国际机场去,xiǎo王在那里等着我,她这一次也跟着我一起到美国去

,公司里的事情我都交给了几个心腹暂时处理,我们这一次大概要在美国停留一周左右。”叶青瓷对何洛説道。

何洛diǎn了diǎn头,开着车就往机场而去,到了机场之后,就遇到了叶青瓷的那个美女秘书xiǎo王。

王晓妮的年龄不算大,但是做事却很麻溜,深得叶青瓷之心,所以才能在秘书这个位置上干这么久,而叶青瓷也将很多事情都托付给她,这也算是叶青瓷早就在水月集团培养起来的心腹之一了。

王晓妮在别人面前也拿捏着叶青瓷的那种冷傲,但在何洛面前却拿捏不出来,这厮太坏,经常来调戏她,而且她也知道何洛跟叶青瓷的关系不一般,所以也是敢怒不敢言,每次都能让何洛这厮闹个大红脸出来。

“叶总!”王晓妮对着叶青瓷鞠躬了一下,然后斜着眼狠狠瞪了何洛一眼,她知道何洛这一次跟着叶青瓷去美国也是应该的,毕竟何洛是大内高手啊,连国家领导人级别的都保护过,她也不可能去跟叶青瓷説别带何洛去吧。

何洛对着她龇牙咧嘴一笑,仿佛在説:“咱们走着瞧!”王晓妮是真被何洛给调戏怕了,这家伙的主意多得要命,上次抓着条假蛇来吓人,差diǎn没给王晓妮直接吓尿了。

登上了飞机,众人坐的是豪华舱,这里的票价比后面的那些座舱要贵得多。

从东海到美国需要的时间不短,在豪华舱里可以享受到更好的服务,而且这里的座位比较舒服,可以供人物躺下来睡,比外面的那种普通座舱要舒服得多,叶青瓷可不会有钱还去节约,那就是在找虐。

“雪莉xiǎo姐,狂怒他已经搭上了前往纽约的飞机,应该在今天的凌晨就会到达,我们需要做什么准备吗?”一位管家模样的老人走到了一名西方古典美人的面前,恭敬地问道。

这女人一头栗色的卷长发,棕色眸子,面容精致典雅,看上去就好似从西方画卷当中走出来的美人一般,有一股惊心动魄的美。

雪莉拿着红酒抿了一口,淡淡道:“当然!他下了飞机之后,就给他一个礼物吧!居然跑到华夏去躲了这么久,嘿,要不是史密斯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他恐怕做梦也没想到,我跟史密斯已经认识了吧?”管家问道:“雪莉xiǎo姐的意思是,让他死吗?”雪莉摇了摇头,笑道:“如果你们能轻易杀了他,他就不是狂怒了!这一次,我亲自跟你们过去。”管家若有所思地diǎn了diǎn头,道:“好的,我会尽量去安排的,xiǎo姐有什么吩咐就告诉我。”説完这话,管家就已经转身出了房间去。

而雪莉淡然的表情一下变得愤怒而且疯狂了起来,手中的葡萄酒杯一下就被她给捏碎了,里面的红酒溅射出来,猩红如血的酒液弄得她的衣服和裤子上到处都是。

“何洛,你给我的屈辱,我都要还给你!该死的,居然在华夏躲了这么久,我説找不到你呢!你这一次既然到了美国来,我可不能轻易放过你!”雪莉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舌头,眼中带着愤怒与屈辱。

一个可爱的xiǎo女孩在这时候跑了过来,看到自己雪莉的狼狈模样,不由尖叫道:“雪莉,你在干什么!”雪莉忍不住蹙眉,道:“梵茜,你再直呼老娘的名字,老娘就弄死你!没大没xiǎo的,这么没有礼貌?”叫梵茜的xiǎo女孩不由皱了皱自己可爱的xiǎo鼻头,説道:“妈妈,你説话也很不礼貌,是你教坏梵茜的。”雪莉将手里的玻璃碎片都扔进了垃圾桶里,用毛巾擦干净之后才将xiǎo女孩抱了起来,问道:“想爸爸吗?”梵茜的眼珠子咕噜噜转个不停,才四岁的年纪居然就显得像xiǎo狐狸一样狡猾,真是让人觉得有些好笑。

“妈妈不是説爸爸已经死了吗?”梵茜问道,然后表情显得有些颓丧起来,“雪莉,我警告你,你可别给我找后爹,不然我会被他给虐待死的!”雪莉的脸色一下又阴沉了下去,让自己的女儿气得连连翻起了白眼,怒道:“梵茜,你是不是好久没被我打了,所以皮子痒痒了?”梵茜一看自己的老妈又生气了,于是抱住她的脖子,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笑道:“妈咪,梵茜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要真想给我找后爹,我不会介意的。”雪莉摸了摸梵茜的脑袋,説道:“放心好了,不是给你找后爹,是你的亲爹来了!他抛弃了咱们母女两四年,你妈妈我满世界找他都找不到。”梵茜的眼珠子又开始咕噜噜地转,如同xiǎo狐狸在打什么坏主意一样,问道:“我爹地是谁啊?为什么把你给抛弃了,是不是觉得你是一只母老虎?雪莉,我早就告诉过你,做女人要温柔一diǎn,不能天天打打杀杀的,难怪爹地会离开你了。”雪莉让自己的女儿气得快疯了,这丫头跟她爹一个德性,虽然没见过面,但是那种脾气和性格却全部都学到了。

“该死的!梵茜,这一次我不会饶了你!”雪莉的脸色都涨红了起来,感觉自己被女儿戳到了伤口上。

梵茜却抱着妈妈的脖子又亲了一口,笑道:“妈妈,梵茜是在给你提意见,你怎么就不认真听听呢?”雪莉是被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闹得真没了脾气,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表情显得有些颓丧,道:“你想不想见他?”梵茜diǎn了diǎn头,道:“当然想了,他毕竟是我的爸爸!而且,我觉得他抛弃的是你,而不是我!都説xiǎo孩是无罪的,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就舍下我的,一定是受不了雪莉你的脾气吧!”雪莉忍不住想起《三气周瑜》这个华夏的典故来,她一天让自己的女儿来来气上个七八回,感觉自己有一天真得被这个女儿给气死,不由连连翻白眼,狠狠打了梵茜的屁股一样。

梵茜毕竟年纪还xiǎo,看到雪莉真生气了,也不敢多説什么了,只是眼珠子还在如同某人一般咕噜噜转个不停,一看就是在心中酝酿着什么鬼diǎn子。

“竟然你想见他,那我就饶他一命好了,不能让梵茜没有父亲。”雪莉摸了摸梵茜的脑袋,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看看,你看看!我爸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就想着要他的命,你还説你不是母老虎?雪莉,你就不能温柔一diǎn吗,你要是温柔一diǎn,他还会离开你吗?书上都説,女人得用温柔才能栓住男人的心。”xiǎo梵茜忍不住数落道。

“天呐,你最近看的都是什么书啊?xiǎoxiǎo年纪居然开始説这些了!”雪莉感觉自己很头疼,这个女儿打又打不得,骂也骂不得,xiǎoxiǎo年纪就鬼精得很。

梵茜摇了摇手指,道:“这是你自己放在书柜里的书,只不过被我翻出来了而已!老妈你早就该研究一下这样的书了,不然这次老爹回来又跑了怎么办呢?你説是不是啊?”雪莉抱着梵茜到了床上来,道:“好好睡觉,説不定你醒来就能看到自己的爸爸!我觉得应该打断他一条腿给他diǎn教训才行。”梵茜连连diǎn头,打了个呵欠,道:“那我先睡觉了,妈咪,晚安!”雪莉摸着女儿的脑袋,轻轻哼着催眠曲,让女儿睡得更加熟了,她托着自己的下巴,不由发了一会儿呆。

过了一会儿,雪莉脱下衣服走进了浴室,梵茜坐了起来,掐着自己的下巴,装成很老练的模样摇了摇头,道:“这个女人真是没救了!不知道一定要温柔一diǎn才能栓住男人的心吗?诶,这么大的人了,还得让女儿来操心!”堂堂黑手党家族的掌舵人雪莉要是此刻在浴室里听到梵茜这么説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冲出来揪住她打一顿,这孩子,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飞机在凌晨的时候到达了美国东部的纽约,在纽约国际机场降落,经过一场漫长旅程的叶青瓷跟王晓妮都显得很疲倦,而何洛的精神却是很不错。

何洛还不知道,自己当年惹下的麻烦已经开始找上门了,其实到美国来他也没有多大担心的,凭借他的手段,再多的危险也能逢凶化吉,而且美国的老朋友也的确不少。

“我们先到酒店去下榻,明天下午就与史密斯先生去洽谈合作项目。”叶青瓷淡淡地説道。

何洛提起她的行礼,招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报上了一个附近五星级酒店的名字。

叶青瓷道:“看来你以前经常来纽约?”何洛对着她笑了笑,道:“以前世界各地我都跑,纽约这种地方怎么能不跑呢?”叶青瓷diǎn了diǎn头,招呼着王晓妮上车,健谈的美国司机一路上跟何洛吹着牛逼,把他们送到了酒店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