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总局出新规演出市场萧条音乐节分一杯羹海口商家

2020-02-15 05:23: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总局出新规演出市场萧条 音乐节分一杯羹

近年来,广电总局节频频颁布新政策,从限娱令让海外艺人受挫,到对选秀类节目的播出时段限制,再到最近倡导俭办晚会以及限制晚会数量这两项“新规”,跨年巨头江苏卫视已经正式宣布停办跨年,各家春晚也纷纭削减预算,低调筹备。

治标不治本的新政策,并不能让各演出商家甘心退居幕后,低成本、形式多变、以小众艺人为主要阵容的音乐节悄然蔓延。其实音乐节的出现并非一朝一夕,国内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年的迷笛音乐节,近些年人气高涨的摩登天空音乐节和草莓音乐节,再到今年以来初出茅庐却打出一口气连办30场旗号的恒大星光音乐节,无一不是在各大商演、拼盘演唱会的夹缝中求得1席地,想分一杯羹。

1、明星个唱

纯靠艺人本身名气而聚拢粉丝的情势,抛开大明星们动辄七位数以上的身价,光是场租、舞台搭建、灯光音效,和百余位伴舞、和声、助理的随行人员吃住,就已经耗去相当大的成本,与高成本成反比的是没有购买能力支付百元千元门票价格的学生族群粉丝,致使上座率整体不高,难收回本钱。

2、拼盘演唱会

一线云集,阵容强大,星光熠熠,背后除了各家粉丝拼人品、拼实力卖力抢票以外,更有“不差钱”厂商们的鼎力支持。高额巨资双手奉献给各位大牌们的两三首代表作,能收获的大多只是昙花一现式的“明星效应”。而太过高调频繁的宣扬以天价邀请港台艺人,更成为“枪打出头鸟”的不二首选。

3、音乐节

低成本、低票价。舞台、场地都不够精致。艺人阵容大抵分为两类:文艺类和摇滚类。音乐节爱用的文艺类代表,比如张悬、陈绮贞,新生代的曲婉婷、周子琰等;摇滚类比如崔健、郑钧、老狼以及各种摇滚乐队。除了以上两种,选秀类的快男快女好声音们也成为重点关注选手,如陈楚生、尚雯婕、金志文、吴莫愁等。这一级别的艺人,出场费低,虽然粉丝基数不够庞大,但粘度高有热忱有购买力。主走亲民线路的音乐节,相对于以上两种形式,尚属起步阶段,想要被大众认可熟知,还需要一些时日。

(责编: 肉圆)

用什么药治口腔溃疡
希爱力与印度希爱力哪个好用
为什么老是会阳痿
每日吃什么可以治疗术后阳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