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魔动九天 第二百零五章 留下

2020-01-18 01:00: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动九天 第二百零五章 留下

几个大步就走到了屋外,大口地吸了几口气,胸口的郁闷稍微缓解了一下,七焰将自己的听感封闭住了,冷风吹在脸上,总算是清爽了几分,不过他随即俊眉一蹙,径自往院子中的某处走去,萧雪这座阁楼很大,有一整个儿的院子,还有个超大草坪,毕竟那么多的魔兽呢,一起对练什么的得需要个巨大的场地啊。..

淡淡的月光洒在草坪之上,两道身影并排坐在草地上,一个仰头望着天,一个嘴里面叼着一根青草,有一下每一下的嚼着玩。

七焰也信步走了过来,直到近前,冥沧回头看到他,说了一句话,七焰却啥也没听见,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听感还封闭着呢,赶快解除掉,不过似乎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又想起了什么,脸上不自在的划过一丝红晕。

七焰走到两人身边,也和他们一样并排坐了下来,小金一直仰着头,根本没有看他,双眼放空地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啥。

冥沧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游移一圈,忽然发现,这两人的五官真是惊人的相似,只不过气质截然不同,所以初见面大家才没有注意,七焰整个人带着一种无法直视的威压,俊美的就像阿波罗,晃得人眼睛都疼了,而小金就精致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萧雪相处的久了,还是因为真的在她身体住过一段时间,小金的外貌也能找到一些她的影子,所以但从五官上,小金比七焰还要美上一筹!

三个人就这样坐在夜空之下,七焰的目光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小金的身上,而后者根本就不看他,不过他也没有多淡定就是了,从他到来之后,身躯就微微挺直,仰望天空的角度也没变过。

冥沧伸个懒腰干脆躺在后面,仰望着苍穹,缓缓说道:“雪丫头是从十二岁才开始修炼的,迄今已近八年了。”

七焰眼皮抖了几下,八年,魔神?!他说这话是震慑他的?他很想说不可能,但是他知道这真的就是事实,这只紫金飞麒麟绝不屑说谎。

“雪丫头不仅是魔法师,她还是炼丹师,驯兽师,而且,都是顶级。”

七焰瞳孔收缩在一起,顶级炼丹师,顶级驯兽师?怪不得丹村的人对她毕恭毕敬,还有,他发现这里的强者有大部分都是魔兽,难道,都是她驯服给自己属下的?……靠的,这丫头还……真塌麻的逆天!

“对,那些魔兽都是雪丫头的契约兽,别人的魔兽一般不会进入到雪域核心大殿。”

七焰脸上的肌肉绷得有点麻木。

“前几天我们把飘雪阁给平掉了。”五大势力之一被灭,只换来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

深吸一口气,七焰双眼的金光微微化开。

“还没跟你说吧,上面九字辈的有个家伙,是我们这些夫君的老大,……哦对了,还有我家的老头子,传话说了,九幽炼狱上次,听她调遣。”

七焰脸色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小金也终于低头看了一眼叼着草,一身邪气的某公子,冥沧可不是个高调的人啊,今天这是在干啥?

不过七焰听懂了,所以脸色才难看,但他很快就恢复了,嗤笑一声,“你是觉得,我会惧怕你们的背景?”

天上九字辈的?草,九玄天的那几个老家伙,这一代人丁凋落,九字辈只有那么几个小苗苗,不知道哪个和他们有关联,他要想办避开了,他虽然不惧怕九玄天,但是也不愿意和他们对上,那几个老家伙可不是一般的护短,而且九字辈中还有一个九玄天的少主,应该……不会是他……吧?

冥沧依旧老神在在,嘴里的草一翘一翘的,“你不会,堂堂的上古神位大神,能让你惧怕的东西不多。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若想执意带走小金,或者用些什么手段,也可以,但是你要面对的是雪域,创世神殿,丹村,八荒门,九幽炼狱和九玄天的追杀。七焰谷主自然是不会有啥致命危险,但是你们那些视为珍贵财富的小龙崽子们,估计会有些麻烦。”

即使月色昏暗,七焰眼中那一闪而逝的金光也晃的人眯起了眼,周围莫名地刮起了阵阵卷风,呼啸的声音让整片草地多了一份阴深深的感觉。

七焰的眼和冥沧的视线终于飘到了一处,冥沧坐了起来,眸子中的紫金色也越来越浓郁,小金都听见了两个人的心跳,这个外表十六,但是也就刚开启心智的小家伙忽然扑倒了冥沧的身上,说出一句很不和气氛和风景的话,“我发现,你很有当我爹爹的潜质哦,你在努力一点,我就认了你!”

噗!

七焰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这个小破孩说的叫什么话!他就在他的眼前,他居然明目张胆的认爹!

冥沧眼睛啪地一亮,呦呵,小家伙挺有眼光嘛,不枉他这么疼他。

危险的气氛被他这么一搞一下子就散了,再也紧张不起来,七焰站起身,拍了拍衣袍,眼中已经看不出什么情绪,“你放心,我不会强行带他走,我要的是心甘情愿的小金,这段时间我就待在这里了,至于你那个什么选爹的游戏,就不要进行了,如果你非要有个爹爹的话,我想不管是从哪个角度,就只能是我。”

前面是对冥沧说,后面就直接盯着小金的眼睛道,那话说的斩钉截铁像是誓言。

七焰果然就这样住了下来,雪域忽然多出这样一尊大神,大家都很不自在,一些大势力的人听说了这件事也纷纷赶了过来只为一睹传说中最神秘的神龙谷谷主的风采,每天来拜访的人不计其数,好在七焰更加的不喜欢出风头,直接从神龙谷中调出来了十条真龙,威风凛凛的盘踞在雪域上空,喷出的龙息和庞大的威慑力让前来拜访的人心突突跳地跑了回去。

雪域终于恢复了安静,除了多了一尊大神和天空上十条威风凛凛的真龙以外,大家也算是恢复了正常生活。

七焰整天都和小金在一起,不提要带他走的事情,只是教他怎样更好的运用自己的本命魔技,帮他开发自身的潜力和未知的价值。偶尔他还指点一下埃利达和众兽,他的见识和经验,只要一句话就让兽兽们受益匪浅,而更重要的是,大家都没想到,高高在上,大陆上最神秘的最强者,竟然会纡尊降贵的指点自己,一时间受宠若惊,七焰没有用啥手段,人缘却越来越好。

小金也没有初始的那么排斥他,只要他不是强硬的对待他,他还是很喜欢和他在一起的,可能这就是血脉亲缘的关系吧。

扈翼都啧啧称奇,从来没想过谷主居然还有这样的耐心,真的是太重视这个小家伙呢,还是另有原因?

一切都不错,这种一点点要小金接纳的感觉让他挺享受的,充实的让他似乎找到了和小金一起长大的感觉,就像普通的魔兽父亲培养自己的孩子那样,辛苦而满足。

住着住着他都有点喜欢上这种热闹和这种生机了,不过有一点却不好,很不好,就是每天晚上他都很不爽,他隔壁的房间每天晚上都会发出那种声音,就像猫在挠他的心脏一样,难受的他浑身都痒痒。

一开始他封闭听感,可是后来他似乎形成了条件发射,一到就寝的时间,大脑自动切换到胡思乱想模式,即便是啥也听不到,那种曾经听过的声音还是窜到脑海中,让他的想象更加天马行空,脸红无限。

后来他所幸就不封闭了,一到睡觉的时间他就出去了,过了一个时辰才回来,心想这下总好了吧,可他差点悔死,回来之后听到感应到的全都是最顶端的,比之前的那些声音更加让人想入非非!

他无数次的在心中怒骂,这丫的一个一个的体力咋就这么好!咋就这么禽兽,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不过对面根本听不见他的任何呼唤,每夜的充实餍足让住在这个阁楼里的每个人都精神饱满,这在另一种程度上也是一种修炼,而这种修炼带给他们的效果也是显而易见,比打坐一宿好闪上太多。

七焰就这样夜夜活在这种煎熬中,他后来终于知道了这座阁楼住的人都是什么样的关系,他们真的是一家人,而自己确实是多余,他也不是没想过要搬走,可是每次有这种念头的时候心中总是鬼使神差的生出几分,几分不舍,搞得他只好艰难的渡过着一个一个的黑夜。

黑魔法师的行动越发的猖狂了,兽都已经到了人人自危的程度,有了七焰的强势入驻,再加上天空中真龙的震慑,兽都的范围是安全的,可是出去探险和做任务的佣兵及魔法师们,回来的几率越来越渺茫了,这种恐慌让大家只能龟缩在这个范围内,消耗着兽都的各种资源。

这一日,萧雪炼完了一百枚小九转丹之后,有点疲惫的走到大厅,里面尼普顿蓝枫等人正神色紧张的开着会议,一见她来了,众人眼前一亮,忙给她让出了座位,蓝枫殷切地看着她:“怎么样萧殿主,研究出来对付这种黑雾的办法了吗?”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正规吗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咨询电话
安庆治牛皮癣的专家
贵阳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
深圳治妇科病那里比较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