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一个孵化器创始人的自白我们干着屌丝的事儿操着总理的心0

2019-11-14 04:02: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们做孵化器的都是干着屌丝的事儿,却操着总理的心。”王乃琛自嘲道。

和王乃琛一样,“操着总理心”的人不在少数。2015年是中国孵化器的井喷之年,据统计,截至去年年底,全国孵化器共有4000多家,而2014年年底只有1700家左右,一年的时间就增长了一倍多。

这是风口浪尖,竞争也激烈异常。

1月4日,新京报记者在中关村鼎好电子大厦B座采访了Alphawolf的CEO王乃琛。他穿着休闲的灰色毛衣,正在和一个被孵化企业的负责人开会。办公区内略显空旷,据王乃琛介绍,这两天正好是“空窗期”,年底好几家孵化成功的企业刚刚从这搬走,再过几天,Alphawolf将迎来一批新的团队入驻。

登上商界精英榜的26岁小伙子

王乃琛,1989年生,《财富》杂志2015年“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中最年轻的上榜者,虽然年仅26岁,在创业领域,他却已是一位“老兵”。

王乃琛本科就读于北京外国语大学,主修俄语和立陶宛语,大学期间,他已经能够在学生和“商人”这两个身份之间游刃有余地切换。

毕业前,王乃琛加入了海高教育公司,当时海高正处于从传统教育向互联网发展的转型期,缺市场开拓这方面的人才,王乃琛一有时间,就去北京各大高校跑招生、拉广告。他还想办法找到学校官方来合作,把北外、中财、北理工、民大的市场份额拿了不少,从2009年底到2010年短时间内就签了45单,而此前海高教育一年总共才20单左右。最后凭借出色的业绩,王乃琛完成了“以市场换股份”,不花一分钱就拿到了海高20%的股份。

此外,一边读书一边“理财”的他还在课余,利用自己的金融知识,炒股、炒白银、炒纪念币,一步步积累了自己的“小金库”。

王乃琛也是一个“音乐玩家”,进入大学不久,王乃琛就组建Beta摇滚乐队并担任主唱,活跃在水立方大学生音乐节、北外社团文化节等各种演出舞台上,经常带领乐队在校外进行商业演出,后来还凭借灵活的头脑开办吉他培训班、架子鼓培训班……

王乃琛老家在青岛,父母均经商,青岛附近的县城乡村多是海外企业的代工厂,2008年前后,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很多工厂都倒闭了,村民连续失业,有一次王乃琛随父亲出差遇到了失业后在政府楼前静坐示威的村民,“当时我觉得,一个村的人失业,归根到底还是产业成分有问题,青岛只是中国工业发展的一个缩影,靠廉价劳动力换取利润的国家是不会有长远发展的,都说科教兴国,科技和教育上不去,国家就不会发展得好。”王乃琛说。

他自嘲自己虽然过着屌丝的生活,平时却非常关注国内的科学和教育发展,总爱操心这些总理应该操心的事儿,选择做留学教育也是这个原因。

虽然大学“操心”了很多事,但是王乃琛的学习也没有落下,大学时还获得了国家二等奖学金,大四时他凭借对出国留学流程的熟稔,成功申请了芝加哥伊利诺伊州大学香槟校区的政治学硕士学位,这所大学是全美工科排名第四但科研转化率最高的工科院校。

当时的他非常渴望去探索美国科技发达的秘密,并希望把好的经验和项目对接回国,解决国内企业的一些技术问题。

留学期间,借助伊利诺伊大学科技成果转化的良好氛围,王乃琛很快就在他的导师、朋友圈子里组织起创业团队,成立了“新彩虹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做高新科技专利引进中国并市场化的工作。

回忆起这段创业经历时,王乃琛笑着说:“在对接好的项目回国的过程中,我发现流程和手续非常多,如果没有这一段的经历也不会产生回国做孵化器的想法。”

就这样,王乃琛萌生了通过自己的力量做创业第三方服务的想法,把科技和市场进行对接。

2013年毕业回国后,王乃琛开始谋划建立创业加速器。在整整1年多的筹备期中,凭借对线上教育业务的熟稔,王乃琛用自己的“小金库”,投资了海高和柏舟教育等4家专做互联网教育的公司,其中一家后来被高价收购。年底,他将资金归拢起来,和创业的小伙伴一起投资千万,在鼎好大厦10层租下2000多平方米的场地,创立了Alphawolf中关村智能硬件加速器。

Alphawolf中国总部位于北京中关村,负责加速器整体的管理运营,北美国际创新中心位于美国中部芝加哥市,负责加速器基础核心技术研发和成果转化。

开启孵化器4.0时代

在王乃琛看来,中国的孵化器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

早期的孵化器更像是物业;第二个阶段开始配套一些简单的第三方服务,比如注册、法律方面的服务;第三个阶段有了基金加入,帮助企业募资或者直接跟投;而孵化器的4.0阶段,就是加速器模式——针对创业过程中的各个环节“量身定做”服务方案,帮助对接大机构或者重要的产业资源,加速企业成长。

“换言之,我们现在做加速器其实是在做智能硬件领域的科技服务业。”

他认为,Alphawolf正是孵化器4.0版本的先行者,致力于帮助被孵化企业打通上下游从制造到销售的通路,为整个产品成长周期提供一站式服务。

具体来说,就是针对各自的需要,缺什么补什么。“如果企业遇到了技术难题,我们就把难点输送回美国实验室那边,由合伙人黄文博士协助,寻找高精尖技术解决方案;如果企业后期宣传销售上有困难,我们就帮他们对接一些好的平台和资源。”

不过,在Alphawolf逐渐步入正轨的过程中,王乃琛发现,技术研发服务有着成本高、成功率低、难以整合打包的特点,而且回报率和市场化程度都不尽如人意。智能硬件产品最终要面向终端、面向客户。相比于技术,目前国内智能硬件企业更大的硬伤是无法顺利与市场对接。

“智能硬件的创业者大部分都是工科出身,文理分科这个事从思维上就决定了很多理工男完全不知道怎么去对接渠道、拓展销售、塑造品牌,他们不知道资本要什么,资本也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好的项目很可能因此被埋没。加速器应该做中间的纽带。”

抓住了这个痛点,王乃琛开始调整Alphawolf提供服务的重点方向。资深媒体人王美淳是王乃琛的另一个合伙人,她曾就职于东方电视台,负责过《娱乐新天地》、《好男儿》等大型节目的统筹制作与公关宣传,去年担任了《亚洲影响力东方盛典》总导演。通过王美淳拥有的丰富媒体和公关资源,公司成功对接了国内外一些好的购销渠道以及文化宣传平台,包括与国家级的电视台媒体进行深度合作,将重点放在了销售渠道和文化推广方面,并通过这种服务去持有孵化企业的股份。

“我们最大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资源的高度整合。通过孵化能够把小的企业归拢到一起,渠道、销售、文化、宣传、品牌包装……这些环节都可以在平台上打包整合。”王乃琛认为而创业者、创业团队单打独斗不会具备这种资源整合后的实力。

目前Alphawolf加速器中美联合孵化合作项目有34个,合作企业有佰才邦科技、嘉仁鸿文化、兼职地带、御腾科技等,涉及人工智能、尖端制造、物联网与基础核心技术研发等多个领域,截止到2015年10月底,内部公司的总估值已逾100亿人民币。

2015年3月,中关村管委会和海淀区政府联合授予联合授予了Alphawolf “中关村智能硬件企业孵化器”的奖牌,据王乃琛介绍,之所以能够获得这个荣誉,是因为Alphawolf填补了中国在智能制造领域开展高端、专业科技服务的市场空白。

作为一个民办加速器,却频繁出现在各大科技展会上,飞速发展的Alphawolf也吸引了很多政府部门和媒体的关注,2015年11月27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以“创新发展带动转型升级”为题,将Alphawolf加速器作为全国推进科技成果转化和经济转型升级的典型,进行了报道。

让智能硬件项目“软硬兼备”

2015年下半年,火热的全民创业潮遭遇了资本市场的寒流,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咖啡逐渐降温,众多投资人都预测孵化器也会遇冷。

王乃琛似乎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市场本身就是一个大浪淘沙,去粗存精的筛选过程,BAT也是经历大的资本波浪之后,才发展成中国顶梁柱式的巨头。

“我反而非常开心能够看到资本的寒冬。现在的智能硬件和之前的互联网其实是一个道理,经历了寒冬能够存活下来的企业才是真正有战斗力的企业。我相信在寒冬之后Alphawolf会走得更稳更远。”

王乃琛说他的自信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基于对世界经济发展潮流的判断。这也是Alphawolf选择智能硬件项目作为主要孵化对象的原因。

在他看来,互联网在中国已经发展到一个比较成熟的阶段,而智能硬件这个刚需市场还没有被开发出来。“在美国,智能硬件已经取代互联网成为崛起最快的产业,随着全球IT技术、互联网发展引领产业的变革和跨界融合,智能硬件产业也一定会成为成为中国经济的下一个增长点。”

正是因为看到了智能硬件这个“台风口”以及市场的无限潜能,王乃琛选择了完全不同于3W咖啡、36氪等孵化器为互联网服务的模式。

据他介绍,中国的科技公司要么特别“硬”,像中兴、华为,海尔等,生产、供应链、销售强劲,但是不够时尚;要么就特别“软”,文化、软件、品牌、大数据等做得好,但是技术不过硬或者没有对接到终端。

“但是一个好的科技公司应该是软硬结合的,苹果手机之所以畅销全球,是因为它把科技、文化和时尚结合在一起。”王乃琛说。

这种“软+硬”的结合就是王乃琛他们所要坚持的服务方向,“科技和文化是永远不分家的。我们会帮助偏硬的企业去打造软的实力,帮助偏软的企业去拓展硬的方向,这样企业就会有一个从软到硬比较良性的发展。”

按照这个标准去衡量,王乃琛认为中国的智能硬件才刚刚起步,还处于一个孵化期。而Alphawolf要做的,就是帮助更多好的创意变成实实在在的产品,帮助更多的优秀团队成长为“软硬皆备”的公司,共同迎接“台风”的到来。

虽然时常仰望星空,王乃琛也没有忘记孵化器里的柴米油盐,据他介绍,孵化器的收益本身就是一个‘放长线钓大鱼’的过程,有时候为了帮刚起步的团队,很多文化宣传类的服务是他们自掏腰包,同时,每个月的房租和各种水电支出也是一笔巨大的数字。

从帮助入驻项目做品牌宣传、融资、找资源,再到解决他们的办公室、用水、用电,每个环节,王乃琛都要操心,这也是王乃琛自嘲自己 “干着屌丝的事儿 操着总理的心”的第二个原因。

据他透露,Alphawolf加速器的盈利主要来自一些推广的文化项目和股权的长期投资,目前前者占的比例更大,下一步他们将要继续承办中国智慧城市展会的相关工作,并重点开拓销售渠道,争取与国外大型分销渠道合作的机会,组建完善运营与销售团队。

在采访快结束时,王乃琛也透露,希望优秀的投资方能带着情怀和资源加盟Alphawolf,为中国的民族科技增添自己的力量。

江西哪些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杭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潍坊治疗妇科方法
庆阳市第二人民医院
岳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