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永镇仙魔 第八百八十三章 幽香依云

2019-12-04 16:24: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镇仙魔 第八百八十三章 幽香依云

陈羲顺着铜柱迅速的爬下来,双手双脚的动作快速而轻柔,完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迦楼看着陈羲离去,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无声的滑落。她自从被抓住,到见到陈羲之前都没有留下一滴眼泪。不管她承受了什么样的折磨,不管她面对什么样的危险和恐惧,她都没有流泪。可是这一刻,她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陈羲在离开之前,无声的说了一句谢谢。

迦楼在心中默默的说道你何必对我说谢谢,我之前伤害了你。其实,我更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陈羲从铜柱上下来之后,回头看了一眼迦楼,然后快速离去。这里是虫子密集聚集的地方,所以不能久留,距离天亮也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而到天女宫还有很长一段路。陈羲通过八翅神仆的记忆知道,这些八翅神仆大部分时间没有什么事做,就是僵硬的站在营地里等待着下一次去半神世界。

但是这个时间是不确定的,完全根据的是半神世界之中虫子俘虏半神的数量。而一般这种事,都是在半天进行的。所以陈羲必须做好第二天天亮八翅神仆就或许有任务的准备,因为所有的八翅神仆都被他控制了,一旦他赶不回去的话,可能自己的计划就会前功尽弃。

在神域的真神世界,也有一座极为壮阔的大山,叫做神脉山。

神脉山从东向西,看不到尽头。明威殿的密牢,就是在神脉山上开凿出来的。而神域之主徐绩的皇宫,也在神脉山上,陈羲要去天女宫就会路过皇宫。此时皇宫里空着,因为那个少女更喜欢住在明威殿里,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

过了皇宫之后再走一段距离,有一片断崖,天女宫就修建在断崖上面,上下无路。要想进入天女宫,需要在断崖上面接受明威殿执法者严密的盘查。但是现在守卫断崖的肯定不是明威殿的执法者,所以陈羲无法预测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凶险。

陈羲的脑子超凡绝伦,虽然迦楼只是说了一遍,但是他却一字不差的记了下来。非但记了下来,迦楼的那些描述在他脑海里甚至形成了地图。所以哪怕陈羲是第一次去天女宫,而且是在漆黑如墨的夜晚,但他没有多走一步冤枉路,用了最短的时间赶到。

这种建筑,陈羲曾经见过,不过规模比起天女宫来说差得远了,而且地形也要差得远。当初在满天宗修行的时候,内宗宗主居住的凌云宫,就在一片峭壁之上。但那是建造在峭壁上面的,而天女宫是建造在断崖的半山腰,就好像凌空挂在那似的。

陈羲到了断崖下面之后抬起头往上看了看,只见断崖上面,趴伏着不少那种黑色的巨大蜈蚣,似乎已经睡着了。但是陈羲很清楚,一点轻微的响动,都有可能让这些虫子惊醒过来,而且那些虫子其实根本就不是在睡觉。

陈羲想了想,唯一的办法还是爬上去。他悄无声息的靠近断崖,在断崖下面是海一样的六足虫。那些虫子抬着头对着天空发出吱吱的声音,就好像对着月亮在集体诉说着什么似的。或许谁也不能理解,为什么虫子对月亮总是会有一种近乎于崇拜的感情。

陈羲要想上断崖,就要从虫海之中过去。以陈羲现在的修为,击杀一只六足虫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是要想悄无声息的穿过数量如此庞大的六足虫队伍,太难了。

陈羲深吸一口气,然后弯腰将鞋子脱了下来,将裤管往上卷了卷。他站在一大丛野草后面,观察着那些六足虫。那些虫子都很巨大,而且看起来都很兴奋,没有一只在睡觉。陈羲弯着腰,竟是就那么直接走进了虫海大军之中。

六足虫很大,陈羲就在它们的肚子下面穿过。头顶上就是虫子,那种压力可想而知。四周都是虫腿,而且虫子还在互相挑衅着,不时会有两只或者更多虫子莫名其妙的打起来。陈羲要想穿过去,似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也许这是陈羲做过最疯狂的事了,虫子的数量不下几万只,将断崖下面挤的满满当当的。陈羲就在无数虫腿之中走过,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他的肌肉力量发挥到了极致,这种极致并不是大,而是轻。而要做到轻,比做到释放力量要难得多了。

在数万六足虫之中,陈羲就那么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按照直线最短的路线走到了断崖下面。

接下来,陈羲做了一件更疯狂的事。

他居然想爬上一只巨大的黑色蜈蚣

蜈蚣很大,每一条都超过百米,最大的能有数百米大小。这些蜈蚣有着极为坚固的甲壳,如果是半神的话,就算是拼尽全力,哪怕是自爆,都未见得能攻破这层甲壳。而这正是陈羲如此大胆的理由正因为壳太坚硬了,所以必然不敏感。

陈羲爬上了一条蜈蚣的后背,在两片甲壳的缝隙里,都有足以容纳一个人的宽度。但是只要蜈蚣动起来,这缝隙就会闭合。而且甲壳下面的躯体柔软,肯定敏感,陈羲不敢触碰。

陈羲在甲壳后背上贴住之后,然后屈指一弹,一股淡淡的力量就向前飘了出去。这股力量近乎无形,也没有任何攻击力,等到了远处之后,这股微弱的力量击打在天女宫的一座建筑商,发出极为轻微的一声响。虫子对于声音似乎并不太敏感,那么多蜈蚣居然没有一点反应,而下面的六足虫还在对着月亮发情似的发出吱吱的声音。

陈羲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弹出一缕微弱的力量,和之前的力量稍有不同,这股力量虽然依然缓慢,但是到了天女宫下面之后,触碰在基座上,力量随即渗透了进去,然后断崖出现了十分轻微的震动。

果然,这些蜈蚣对于震动的敏感远远高于对声音的敏感,当那微弱的震动才一出现,陈羲所在的蜈蚣立刻抬起头,警觉的看向那边。与此同时,趴伏在断崖上的数以百计的蜈蚣,全都抬起头,然后朝着天女宫那边迅速的爬了过去。陈羲贴在这条蜈蚣的后背上,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

那些蜈蚣快速的接近天女宫,然后顺着天女宫的墙壁很快形成了合围。

陈羲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神随即一亮。

这些事说起来惊险无比,哪怕细微的误差都有可能让陈羲命丧当场。但是对于陈羲来说,其实一直很有自信。他精于算计,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比他更冷静更善于算计的人几乎没有。算计人对于陈羲来说尚且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说算计一些头脑极为简单的虫子。

那些虫子围住的地方,必然就是人女被囚禁的地方。

其实往往在这种看起来凶险万分,没有任何破绽的地方,处处都是破绽。那些虫子就算强大,但是在智力上基本上和随随便便一个成年人类都没法比。但是这并不能说随随便便一个成年人类就比这些蜈蚣强大,因为当力量上的优势大到无法估量的时候,相差的那点智力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那些蜈蚣在那里合围,然后一条深绿色的蜈蚣爬过来,用头把一扇窗子撞开,探头进去看了看。

一个身穿淡粉色长裙的少女站在那冷冷的看着虫子:“滚开!”

那条深绿色的蜈蚣应该是这些蜈蚣的首领,虽然它的身躯要比其他蜈蚣小一半以上,但是那种可怕的气息却极为浓烈。它在窗口往里看了看,似乎确定没有什么事之后,又缓缓的退回来,退到一半,它张开嘴吐出一条好像毒蛇一样的东西,示威似的晃动了几下。

那淡粉色长裙少女冷漠的看了一眼,眼神里还有十分清晰的厌恶。

深绿色的蜈蚣叫了一声,所有的蜈蚣随即四散

。陈羲在所有蜈蚣转头的瞬间,从那条蜈蚣的后背上下来。

这一幕,被窗口那个少女看见了,所以她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陈羲的心猛的一紧!

所有已经转身的蜈蚣全都停住了,然后纷纷转过头来,那条深绿色的蜈蚣立刻又爬回来,警惕的看向那个少女。

陈羲贴在断崖上,就在一条蜈蚣的肚子下面。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可能已经被其他蜈蚣看到了。

那少女惊呼了一声之后,忽然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笔筒朝着深绿色蜈蚣砸了过去:“滚滚滚!你们这些恶心东西!啊!”

她又发出了一声尖叫,和刚才的差不多。

深绿色的蜈蚣被砸了一下,再次吐出舌头一样的东西,发出威胁的滋滋的声音,少女大喊大叫,蜈蚣犹豫了一会儿之后,随即退走。

陈羲感觉自己刚才就在生死的边缘走了一圈,本来算计好了的事,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全盘崩溃。

当所有蜈蚣全都转头的瞬间,陈羲迅速的往上爬,然后从那扇开着的窗子翻了进去,落地无声。

少女立刻将自己的长裙拉起来,把陈羲盖住。陈羲蹲在长裙里面,鼻子里立刻就涌入了一阵阵的幽香,沁人心脾。

就在少女将陈羲盖住的瞬间,那条多疑的深绿色蜈蚣忽然再次翻转回来,探着头往窗子里面看了看,再次确定没有任何事之后,它才缓缓的爬走。

少女始终一副气鼓鼓的模样,但是陈羲却分明感觉到她的大腿都在打颤。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害怕,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还”

少女将窗子关好,然后声音颤抖着说道:“还还不出来?”

陈羲从长裙下面出来,然后睁开眼:“我闭着眼睛的”

这句话一出口,少女的脸更红了:“闭嘴,不许再说。”

就在这时候,从里屋有个特别好听的声音传出来,不清脆,甚至有些沙哑,但是很温和:“依云,什么事?”

小孩子便秘怎么办
止泻的最快方法
小孩脾虚吃什么
小孩喉咙发炎咳嗽吃什么好的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