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巫师世界 017 安宁 2

2020-01-18 00:31: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巫师世界 017 安宁 2

安格列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冲过去打开门,跟了下去。

快速跑到塔楼外,练习场上,男爵已经带着一队重甲剑士站在场上了。他右手握着腰间细剑,双目如电,扫视面前的十多名战士。

“那天是谁跟在安格列身后的?”男爵的声音低沉至极。

一队剑士有些骚动的相互看了看,却也没有人站出来。

男爵呼吸了一口气,放缓语气。“自己站出来,我也不多加惩罚,保护少爷不力,自己领二十军鞭完事,否则等到我之后查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

这话出口,这队被召集而来的剑士顿时纷纷松了口气。两个一壮一瘦的剑士一起并肩站出来。

“男爵大人,是我和汉克保护不力,请您责罚。”其中一人大声道。

男爵点点头。

“来人,拿军鞭来!”

身后一名围观的军士急忙跑往军械库。但就在这时,男爵右手猛地拔剑。

锵!

嗤嗤两声。细剑金光一闪,连续扎进两名剑士的脑袋。闪电般收剑。

噗噗两下,两名站出来的剑士直挺挺的倒地。脑袋部位缓缓溢出丝丝鲜血和脑浆。

整个练习场一片死寂。

“安格列是我的儿子!你们保护不力,是想要故意让他送死吗?或者是想要我里奥家族绝后?”男爵阴冷的笑起来。“看到少爷独自进森林不去拼死阻挡,那就是想要安格列去死,想要我凯尔里奥未来的继承人去死!!”男爵语气越发严重。“看在你们跟了我多年的份上,你们的家人我就不动了。”

“来人!拖下去,烧掉!”他大声道。

所有人,重剑士们,围观的骑兵队以及预备骑士们,还有大群的下仆侍女,此时都大气也不敢出,深怕惹到现在震怒中的男爵。整个练习场一片沉默。

两名军士上前默默收拾了尸体。

“我要出堡一趟,准备皮甲和武器!”男爵沉声吩咐。

“是。”一名军士脸色微白的恭敬应道,连忙跑向军械库。

安格列站在主塔楼下,看着这段时间一直跟着他的两名剑士瞬间便被男爵刺死,心中发寒之余,也对男爵的品性脾气有了更深的认识。

他远远看着男爵穿上褐色金边皮甲,带上那把人头一样宽的巨剑,独自出了城堡,走向附近的树林。

安格列知道,男爵一定是去寻那头狂暴山地熊去了。

“父亲.....”安格列低声喃喃着。右手不由得握上腰间剑柄。这份溺爱到了有些沉重的父爱,让他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知道,男爵这次杀人,也是在做给他看。如果他在乎身边的人的话,那么也会为此而考虑自己的行动带来的后果。

**********************

半小时后,城堡森林中陡然响起一声熊的巨大咆哮,以及金属相撞击的刺耳噪声。

不过片刻,男爵身形有些凌乱的从树林中走出来。他的嘴角带着血丝,左臂明显有些骨折,显出不正常的扭曲。但是他的脸上却带着一丝微笑。

所有站在城堡外迎接他的士兵以及仆人们,还有老华德,男爵的儿子女儿们,都纷纷沉默的注视着一步步走过来的男爵。

在他右手上,倒提着一块厚重的黑色皮肉,那上面的皮毛,正是安格列曾经遇到过的狂暴山地熊的皮毛。

安格列站在人群里,嘴唇微微蠕动着,他是所有人中,唯一一个正面对抗过狂暴山地熊的人,自然知道要想从那头庞然大物身上砍下这么一大块肉,需要什么样的代价和力量。

“快!!快去叫药师长!”华德大声叫道。人群顿时嘈乱起来。一些人往城堡跑去,大部分人则是急忙冲向男爵,争先恐后去搀扶他。

安格列看着越来越近的父亲,眼睛有点湿润了。

他向前几步。周围的人都自觉的让开一条路。

安格列双手搀扶住男爵。这一刻,在他心里,没有男爵,只有父亲。男爵的身影这一瞬间和他前世时的父亲重合起来。

“安格列。”男爵微笑着看着他,“我会保护你,只要我还活着。”他的语气是如此坚定,以至于安格列心里也微微泛酸起来。

从来没有哪一刻,安格列从来没有如此坚定过,他彻彻底底将男爵看做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

距离男爵赶走狂暴山地熊之后,已经十天了。

安格列每天在城堡里专心服用蓝笋调养强化身体。本来这种食物他也想让父亲也一起强化,然而在芯片的一次悄悄尝试探测后,得出了蓝笋中只有极少量的一种成分对他自己有效,而且也有着非常大的局限性性,似乎他和其他周围的人的体质都有所不同,所以蓝笋对于他来说是可以强化的食物,但对于男爵而言,则是标准的腹泻药,毫无效果。这让他有些郁闷。

因为体质的不同,就意味着适合他的,对于男爵而言,可能完全不适合。原本他还以为是食用方法造成的无人发现,现在才看来是他自己想得简单了。

不过这个问题让他失望之余,也解除了一丝担心。原来他还担心自己吃东西的古怪举动会让人发现强化身体素质的奥秘。但现在看来完全不必担心。

正午时分。安格列坐在餐厅长桌的一端,和男爵相对而坐。餐桌两侧是男爵后面娶的夫人以及后来生下的儿子女儿,当然具体的数量远不止这么十多人,这些人只不过是其中比较为男爵喜欢的。

餐桌上摆了十多道菜式。炖肉的香气,青色的蔬菜,嫩黄的怪鱼肉,还有一个硕大的熟牛腿直直的超出盘子,翘着起来,很是惹眼。

男爵微眯着眼睛,静静的切着面前的牛肉块。不时优雅的叉一块送入嘴里。十多名侍女站在就餐的人身后,负责为所有人取菜,盛汤。

华德恭敬的站在男爵身后,一身黑色的贵族服,花白的头发整齐的在脑后梳成一束。

在这个餐桌上,男爵就是唯一的权威。他不说话,没人敢先开口。当然,安格列除外。不过安格列也实际上没什么可说的。

众人一声不吭的吃着东西,有男爵在场,就连吃饭也显得气氛有些压抑。

安格列这些天从外界换班回来的卫队口中,也隐约听说了外界对于男爵的新的传闻。他越发敏锐的五感让他能够距离十多米也能听到任何人清晰的说话声。

他可是听说了,因为男爵独立驱逐一头狂暴山地熊,这种以人类之身,独立对抗山林霸主的恐怖行为。加上男爵曾经的传闻和经历以及其变化无常的性格脾气,整个领地以及附近的领地都开始私下里悄悄称呼凯尔男爵为噩梦领主。

噩梦领主,意思是如同噩梦般强大,神秘,让人恐惧而无从抵抗。连同男爵手下的两大强者:奥迪斯和华德,也被披上了一层阴暗的光环。

安格列小心的将一片蘑菇片送入嘴里。鲜美多汁的炒蘑菇肉虽然还比不上前世的中国菜,但也算别具风味。唯一遗憾的是,城堡里的主粮不是米饭,而是面包,贵族们吃白面包,而下仆侍女们更多的是吃又干又硬的黑面包。面包下菜汤,就是这里的主要吃法。这让安格列有些不习惯。

一顿饭吃了二十多分钟还没吃完。

男爵端起最后的漱口汤,正要喝。忽然餐厅外快步跑来一名身穿皮甲的卫兵。卫兵在门口被侍者拦了下来,华德走过去,听了卫兵的汇报,然后脸色也微微一变,赶紧走到男爵身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

在座的其他人都没有听清内容,只有安格列,在芯片的捕捉下,却是清楚的听到了说话的内容。

“奥迪斯在他的领地发现铁矿,规模可能不小,您最好亲自去看一看。”华德低声在男爵耳边道。

“铁矿?”男爵面色一振。对于一名领主而言,铁矿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嫌少的。这种重要的战争资源,绝对是最大的武力支持后盾。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从发现到汇报过来,一点时间也没耽搁。我们最好马上启程。”华德低声道。

男爵沉吟了下,右手不自觉的按了按左臂,他的伤势还没完全恢复,不过铁矿事件极其重要,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你不用去,我亲自去一趟,华德你留守城堡。”他吩咐道。

“好的。”华德愣了下,马上答应下来。“您伤势还没好,我看我还是跟着一起比较好。”

“没关系。”男爵摆摆手。

北京德胜门口腔中医院靠谱吗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地址在哪
蚌埠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广州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石家庄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