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我非神棍 第五章 大美女的刁难

2020-01-18 06:57: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非神棍 第五章 大美女的刁难

唐婉以及众多诗人皆是一脸的愕然,下巴微微的松着,像半截木头那般愣在了那里。

要知道此诗一成,绝对跨入了蛇龙诗的行列。

而蛇龙诗就连诗词公会的堂主甚至长老,都没有把握敢轻易下笔。

要不然圆不回来,画虎不成反类犬,堕的可是自己的名声!

而且蛇龙诗也有等级之别,讲究先抑后扬。

一般前面抑的诗句越多,等级越高,难度越大。

诗词公会的一些堂主偶尔来了诗兴,才敢写抑第一句的蛇龙诗。

而连抑两句,恐怕长老都心里打鼓啊!

至于连抑三句这样的奇绝之诗,恐怕会长也没有魄力动笔吧?

可以说刘凌这首蛇龙诗一成,别说一境押韵对仗,就算二境的登堂入室也绰绰有余了。

这次诗徒考核绝对完美飘过!

看着刘凌一脸雄赳赳的得意表情,木轩顿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蛇龙诗又怎样?你也只是通过最低级的诗徒考核。没想到曾经的‘刘大师’现在这么容易就满足了?当真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啊!”

看着木轩一副丑陋的小人嘴脸,刘凌顿时闷声一笑。

自己穿越过来干嘛的?

还不是来脚踩小人,装逼打脸,一路逆袭的!

没小人怎么打脸?不打脸怎么装逼?不装逼活着跟咸鱼有什么分别?

人家既然都把脸伸过来了,自己还愣在这干啥?上去抽呀!

“你瞅你这损色儿,还想飞上梧桐变凤凰?注定草鸡一只。把名师的位置交出来吧,我现在要挑战你!”

刘凌一副气宇轩昂,咸鱼翻身后的得意样子。

“卧槽!真要挑战木轩的名师啊?”

“这个神棍估计是被揍的回光返照了,才憋出这么一首蛇龙诗。见好就收不就得了?真打算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刘凌虽然写出了一首蛇龙诗,但没人真会认为他有什么诗词才情。

毕竟他神棍的形象实在太深入人心了!

有一句话可是广为流传——刘凌靠得住?母猪能上树!

今天这头母猪不知吃了什么猛药,真窜到了树上,但你还想让它再爬云啊?

那最后不得摔得四脚抽搐,口吐白沫?

木轩也是嘴角一掀,一阵冷笑。

挑战是吧?

不怕你挑战,就怕你做缩头乌龟!

这家伙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还真胡诌出了一首蛇龙诗。

但想装完逼就跑,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一旁的唐婉见刘凌吟出了蛇龙诗,也是银牙紧咬,妩媚的脸上满是愤愤。

“你要挑战名师是吧?诗词分为田园诗,闺怨诗,送别诗,花间词,婉约词等各种体裁。每种诗词在诗词公会都有一个堂口,名师考核需要你任选一种体裁,由相应堂主亲自出题。你随便选吧!”

唐婉冷哼一声,想想自己刁难不成,反而让这个流氓出了风头,性感成熟的娇躯顿时气得一阵起伏。

刘凌也是知道以前的“刘凌”跟这女人的恩怨,不由暗自撇了撇嘴。

这脑残妞,不就是摸了几下你的大白腿吗?

谁让你长得这么性感妖娆?不摸你摸谁去?

唐婉要知道刘凌心中所想,定然要口吐鲜血。

你妹啊!长得美是我的错吗?美女就活该被耍流氓么?

刘凌抬眼一看,诗香阁最上方果然挂着几个牌子。

几个牌子分别写着闺怨,送别的字样。

好像真如唐婉所说,代表诗词大会的几个堂口。

这么多,挑哪一个呢?

“啊?唐婉老师怎么让他随便选?这些体裁中送别诗跟田园诗应该最简单,名师考核一般不都是从这两种体裁中任取其一吗?”

“哈哈,我看出来了,唐婉老师是故意跟这个神棍使绊子的,你们难道还不明白?”

“哦——我懂了!一般情况都考那两类最简单的诗。但挑战者也有选择其它体裁的权利,不过没有谁会愚蠢得避易就难。唐婉老师是故意不告诉他,看他会不会选难度较大的体裁。这下有乐子看了!”

刘凌自然不懂里面的门道,而且原来的刘凌对这个也没什么印象。

毕竟那家伙以前纯粹是个江湖骗子,在诗词公会除了撩妹收贿,溜须拍马,其他半点不懂。

要不然唐婉也不会想用这个方法来为难他!

刘凌头颅一转扫了一圈,对这些体裁也不怎么挑挑拣拣,就随便用手指了一个。

“喏,就这个吧!”

众多诗人纷纷伸长了脖子,瞪大着眼向刘凌所选诗词的种类看去。

“我擦……我勒个大擦!”

众人一看到“怀古诗”那三个大字,嘴角顿时一阵抽搐,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大哥!刚说你几句运气好能写出蛇龙诗,你现在就迫不及待自己啪啪打脸是吗?”

诗词公会虽然设有众多堂口,但每种诗难易程度,意境高低也有三六九等。

像婉约词虽也独成一堂,但多注重精雕细琢,词句绮丽,大都是些娴静女子浅斟低吟。

这种诗虽然华丽曼妙,但要论高格论调,笔力磅礴,跟其他的诗词可有不少差距。

所以在诗词公会中,每个堂口的地位也是有高下之别。

而“怀古堂”绝对是众多堂口中最具分量,难度最大的一个!

毕竟要将兴衰成败,物是人非的今古之思写入诗中,诗词绝对会瞬间意境开阔,雄浑磅礴!

而作这种诗的困难程度,也是令无数人望而却步!

毕竟怀古容易,但若没有雄厚的笔力与飘逸的才思,写出来也多是无病呻吟,东施效颦罢了。

诗词公会各个堂口,每年都进行一次诗词切磋,最后比出最杰出的三个堂口,授予“天,地,人”这样的最高称号。

而怀古堂几乎每一次都是得到“天”字堂的最高荣誉!

因此这家伙随手一指,一脸悠哉的选中了怀古诗,这下的乐子可大了去了。

唐婉原只想捉弄刘凌一番,别让他选中最简单的送别诗和田园诗就好。

没想到这个流氓竟如此给力,直接给自己选了个地狱模式,这实在也太刺激了吧!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

念此,唐婉顿时展颜一笑,精致的脸上风情四射。

怀古堂的堂主也是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有些懵逼的向刘凌走来。

这么多年来,他见过成百上千次有人挑战名师,但选择怀古诗这种体裁的,自从他当堂主以来,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这小子脑子被门挤啦?还是身上缺根筋?抽哪门子疯啊这是……”

怀古堂堂主风陵一脸的卧槽,像看傻逼一样看着刘凌。

但也按照规定走了过来,准备对刘凌进行考核。

唐婉顿时玉颜一笑,向风陵迎了上去。

唐婉正巧是怀古堂的名师,而风陵还是她的老师。

对于唐婉这个弟子,风陵也是一直寄予厚望,极为宠溺。

唐婉一袭性感的红裙,玉腿直直的立着,曼妙的娇躯微微一侧,像是附耳跟老师说了些什么。

“尼玛!这小妞不会让她老师故意刁难我吧?”

刘凌脑海中顿时一万只羊驼跑过,一副农民仇恨地主的愤慨样子。

这时唐婉转过身来,雅致的玉颜浮现一缕笑容。

“老师说了,这次怀古诗考的是借物怀古。我随便说几样东西,你就以它来抒发怀古之思。”

怀古诗并不是狭义的专指追思古人旧事,抒发万物沧桑巨变,物是人非的感慨也可以入怀古之列。

唐婉话音一顿,看了看诗香阁外面春暖花开,江水滚滚,嘴角一抿得意的道:“你既然是挑战名师,自然要加点难度。你的怀古诗这次就用……三个物象吧!春,花,江。一炷香时间内写出来,不许讨价还价!”

听了唐婉的要求,众多诗人眼睛一下瞪得滚圆,然后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刘凌。

“我去!三……三个物象?我没听错吧?”

这种怀古之诗本就难之又难,每增加一种物象,成诗难度就会成倍递增。

就算是挑战名师,两个物象恐怕也是极限了!

三个物象实在是太强人所难甚至不近人情了!

这几乎是考核堂主的难度了啊!

唐婉老师可真是有点“官报私仇”的意味啊!

看来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女人啊,尤其是漂亮女人!

要不然她都能牢牢记恨你一辈子!

可怜的神棍啊,尽情享受美女的怒火吧……

“唐婉老师,三个物象……这数目似乎有些不太吉利,咱们能不能改一改?”

刘凌看着唐婉雪白圆长的美腿轻轻交叠一起,微扬的下巴带着一抹傲娇,无辜的摊了摊手道。

“不行,绝对不行!本小姐这里没有商量的余地,这可是老师的意思!你竟然还想减少?想改成两个吗?白日做梦!”

“我能不能改用五个物象?”

“你看看你这出息,还数目不吉利?想偷工减料就直说呗!你是不是男人?还想改成两个,我直接给你改成一个算了……什么?!你说你要用五……五个物象!!!”

梧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
常德职业技术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赤峰癫痫病专科医院
浙江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台州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